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高伟达并购爆雷商誉减值约7亿 承诺期满收购标的业绩普降

时间:2021-01-20 16:18:44

数字货币概念股高伟达(300465.SZ)爆了一颗大雷,曾经的高速增长也戛然而止。

1月18日晚,高伟达发布全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5.32亿元至6.88亿元。

去年前三季度尚盈利0.40亿元,为何全年巨亏?源于巨额商誉减值。公司预计,商誉减值在6.45亿元至7.94亿元。

商誉减值源于高伟达并购而来的四家子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公司称,受疫情及所在行业发展格局变化等因素影响,四家标的公司经营业绩存在不同程度下降。

高伟达2015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16年、2017年,公司支付约10.84亿元现金高溢价收购了上述四家标的公司。在业绩承诺期内,四家标的公司均神奇般兑现了业绩承诺。而在2020年,则全部变脸。

高伟达经营业绩变脸早有预期。二级市场上,去年7月以来,股价跌跌不休。至今年1月19日,股价跌至10元/股,较其去年7月13日的21.40元/股已经腰斩。

承诺期满收购标的业绩普降

高伟达不仅未能延续经营业绩高速增长的势头,反而跌了一次大跟头。

根据披露,2020年,高伟达预计亏损5.32亿元至6.88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3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35亿元至6.9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24亿元,同比下降497.41%至614.05%。

对比发现,2020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转亏。与之相对应的营业收入,公司预计为17.80亿元至20.20亿元,上年同期为17.58亿元,同比略有增长。

去年前三季度,高伟达实现营业收入10.01亿元,同比下降6.66%,净利润0.40亿元、扣非净利润0.3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9.24%、41.57%。

从单个季度看,去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亿元、4.48亿元、3.37亿元,同比变动-31.75%、30.53%、-18.33%。对应的净利润为-0.03亿元、0.32亿元、0.11亿元,同比变动-164.64%、87.41%、-67.86%。扣非净利润为-0.05亿元、0.29亿元、0.08亿元,同比变动-206.86%、85.31%、-77.11%。

一季度,营业收入下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二季度大举复苏。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三季度,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复工复产全面推进,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却均大幅下降。

2020年全年大幅预亏,则源于并购标的业绩变脸。

公告称,受疫情、移动营销行业发展趋势及宏观市场经济等因素影响,高伟达全资子公司上海睿民、坚果技术、快读科技及尚河科技,经营发展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业绩普遍下滑。综合客观因素和未来业务发展判断,公司拟对以上子公司所在的资产组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在6.45亿元至7.94亿元之间。

扣除上述商誉减值准备和业绩补偿款影响后,公司预计净利润为8100万元至8800万元,同比下降34.20%至39.44%。

上述四家子公司由高伟达收购而来。2016年、2017年,高伟达相继作价3亿元、2.50亿元、1.20亿元、4.14亿元收购了上海睿民、坚果技术、尚河科技、快读科技各100%股权,公司合计支付了10.84亿元现金。

收购之时存在高溢价,高伟达因此形成9.19亿元商誉。交易对方也曾作出业绩承诺,从公司披露的信息看,在业绩承诺期内,标的公司均兑现了业绩承诺,这也是高伟达经营业绩高速增长的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高伟达实现营业收入13.20亿元、15.92亿元、17.58亿元,同比增长35.70%、20.61%、10.45%。同期净利润为0.35亿元、1.05亿元、1.34亿元,同比增长51.54%、198.53%、27.93%。

现在来看,高伟达曾经的高速增长是虚假的繁荣。随着业绩承诺期满,标的公司迅速变脸,高伟达的高速增长梦想瞬间破灭。

研发投入占比逐年下降

作为一家数字货币概念的公司,技术应该是核心竞争力,但高伟达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并没有出色表现。

高伟达成立于1998年,自称是中国领先的金融信息化软件产品和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是中国金融行业信息化的参与者也是见证者,更是引领者。

在官网中,高伟达称,自进入金融行业信息化建设领域后,公司向中国金融行业提供全方位软件产品、云计算与数据中心解决方案、行业咨询及IT管理服务业务。积累了丰富的金融行业信息化经验,培养出一批金融行业业务专家和信息技术应用专家,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为所有客户提供最迅速、最高效的技术服务。

在2020年半年报中,高伟达披露其核心竞争力,第一条就是持续的技术和业务创新能力。公司坚持走产品化的IT产业发展道路,通过技术创新引领产品和服务创新,不断丰富完善技术、产品和服务模式,持续打造公司核心竞争力。

但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研发投入方面,高伟达似乎并不慷慨。2013年,公司研发投入为0.47亿元,2016年至2019年,在收购了上述四家标的公司后,研发投入分别为0.79亿元、0.65亿元、0.48亿元、0.53亿元,不仅未随着营业收入持续增长而增加,相反还呈现下降趋势。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99%,2017年、2018年分别为4.93%、3.02%。

纵览公司2013年以来的研发投入,基本上处于原地踏步状态。

与之对应的是,公司投入的研发人员占比也为逐年下降。2017年底至2019年底,公司拥有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89名、243名、260名,分别占当期员工总数的9.37%、8.13%、8.12%。

或许,正因为在研发方面投入不多、研发成果不十分突出,原本深耕金融行业的高伟达通过并购拓展业务布局,使得产业延伸至移动互联网营销领域。随着移动互联网营销行业格局生变,高伟达的经营受到了明显冲击,经营业绩迅速转入亏损。

二级市场上,高伟达也缺乏出色表现。2015年,高伟达的股价一度达108.50元/股。去年7月13日,公司股价最高达21.40元/股(后复权价68.67元/股),到今年1月19日,股价跌至10元,较去年7月已经腰斩。

经营业绩不佳、股价下跌,股东还上演减持套现大戏。

上市6年来,一直未实施减持的控股股东鹰潭市鹰高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鹰高投资)也开始筹划减持套现。去年11月3日晚,高伟达披露,持有公司23.81%股权的鹰高投资计划减持不超过2%股权。

此前,持股5%以上的股东银联科技多次实施减持。上市之初,银联科技持股比为20.25%,去年三季度末为8.30%,减少了11.95%的股权。(记者魏度)

来源: 长江商报 编辑: FN008
  • 苏州
  • 江苏
  • 财经
  • 娱乐
  • 旅游
  • 时尚

传承红色基因、弘扬红

国内首款CTC一体化电

“新战略”护航地产主

啤酒中奖500听等于500

安徽黄山风景区多措并

华为Eyewear智能眼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