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 >

南京南湖公园放养黑天鹅引来不少市民围观 要防止人与鹅“亲密接触”

时间:2021-04-23 16:56:06

乌黑油亮的羽毛、修长弯曲的脖颈……4只黑天鹅身披朝霞,扑腾下水,优雅浮游湖面,划出道道涟漪。4月22日上午,南京南湖公园迎来了4位“新居民”,引来不少市民围观。

黑天鹅如何“游”来的?它们会在这里“定居”吗?不少人充满好奇。南湖公园管理方表示,当天正值世界地球日,又逢“爱鸟周”,特别举办了这场黑天鹅放养活动,以此倡导“爱鸟护鸟、万物和谐”的理念,引导公众爱护动物、保护环境。

相关疑问也接踵而至:黑天鹅是国家保护动物吗?养殖黑天鹅需办理手续吗?开放式公园能做到科学管养吗……4只黑天鹅突然“游”到身边,引发市民一系列追问。

公园来了4名“不速之客”

当天上午,南湖公园“新居民”——4只黑天鹅一亮相,就引来大批游客驻足观赏。记者在现场看到,公园管理方在河边用围网划出一小片游水区,在岸上打造了4只铁皮窝棚,棚内铺设了稻草和食盘。可能是刚到陌生环境,“天鹅们”还比较“拘谨”,只在一小片水域安静地浮游。

南湖公园水体负责人、南京禹贡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河道科副科长丁熠华介绍,黑天鹅对水环境还不熟悉,不认识窝在哪,先将黑天鹅放置在游水区适应、过渡。待黑天鹅熟悉环境后,公园将正式举办一场“下水仪式”,供更多市民游客观赏,打造都市生态景观。

一边线下放养,一边线上征名。昨天开始,南京水务部门向市民网民公开征集黑天鹅名字,登录“南京水务”微信公众号,搜索点击菜单栏“征名活动”,就能给这4只黑天鹅起名。南京市民顾女士说,可以叫“胖胖、嘟嘟”,这样比较可爱。还有不少网友建议,可以叫“小南、小湖”,与公园名字相得益彰。

“放养黑天鹅为纯公益行为,公园水质提升后水草茂盛,也是水质自信的体现。”丁熠华说,经过3年多的水质治理,南湖公园水变清了,吸引众多鸟类前来驻足。在引进黑天鹅之前,专门成立了一支保障小组,轮流负责4只黑天鹅的“食住行”。公园还邀请到鸟类专家提供指导,后期如果黑天鹅“不舒服”,随时可咨询专业的饲养意见。

要防止人与鹅“亲密接触”

黑天鹅不是保护动物吗?可以养在开放式公园里吗?看到征名活动后,不少网友发出了这样疑问。

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站副站长翟飞飞介绍,黑天鹅原产于澳洲,后陆续引进至其他国家,虽是世界著名观赏珍禽,但不属于中国的国家保护动物。2018年8月9日评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时列为“无危物种”,目前也没有针对黑天鹅的饲养规定。而记者查询了相关网站,在淘宝等APP上看到,一只黑天鹅的售价在几百到上千元不等,销量高的一家店铺月销售超过200只。

虽无需办理相关手续,但黑天鹅也不是“想养就能养”。“黑天鹅作为鸭科天鹅属的一种大型游禽,具有较强的领地意识,如果同时饲养两对黑天鹅就需要预留较大的活动场所。”南京红山动物园闫涛介绍,黑天鹅是一种适应能力较强的鸟类,如果公园内野生水草充足,它们可以自行觅食,不需要人工饲养。黑天鹅繁殖能力较强,在合适条件下1年可产3次卵,一次最多可有6枚,需在繁殖期进行适当管理。此外,在开放式公园内饲养黑天鹅,要控制游客随意投食行为,以免影响天鹅健康甚至造成死亡,还要防止人与鹅“亲密接触”——黑天鹅“脾气”较大,近距离接触可能会触发攻击行为。

“黑天鹅在南京并不鲜见,不少校园等都‘住’进了成群的黑天鹅。”丁熠华表示,为丰富公园内物种多样性和观赏性,管理方在查阅相关规定后,花费9000元从山东专业黑天鹅养殖户处购买引进,这4只黑天鹅两公两母,均为两岁半。在他看来,黑天鹅性喜水草,水草茂盛的南湖公园,应该是适宜的栖息地。

为何要引进黑天鹅?“鸟类是最好的生态监测员,黑天鹅在此栖居,能直观反映区域水环境的改善。”南京市建邺区水务局副局长郑朝华介绍,近年来,区政府不断投入,对南湖公园进行多次综合改造。自2018年底南湖水质提升工程建设目标完成后,南湖公园水质已从地表水环境质量Ⅴ类水标准提升至IV类水标准,且大部分指标已达到Ⅲ类水标准。

生态景观宜多“涵养”

客观而言,近年来南湖生态治理富有成效。本世纪初,南湖公园区域一片杂草丛生、湖水发臭、垃圾遍地。经过多年的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如今,这里已是郁郁葱葱、聚木成林,水体栽植了芦苇、菖蒲、水葱等,建成了一片摇曳多姿的“水上植物园”。碧波荡漾中,天鹅优雅游动……这样一幅灵动美景,将为公园增添别样魅力,也为市民游赏添趣。

“公园引进天鹅的初衷肯定是‘美好的’,但对生态景观的投入,还是要注意把握科学性、专业性。”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戴建华表示,虽然黑天鹅的饲养繁殖技术已很成熟,其适应性也强,但作为开放式公园,还是要聚力内涵式发展,不要把景观设计理解为单纯的“化妆”,更重要的是解决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问题。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早已明确了指导原则——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我们更期待看到自然而然的景致,以及富有城市生态特点的动植物。”在江苏观鸟会成员拙石看来,筑巢引凤的关键在于“巢”筑得美不美,所谓花开蝶自来,“买来的”珍禽异兽远不如“引来的”可贵。

生态景观宜多“涵养”少“打造”,一个并不遥远的现实案例予人警示。10多年前,芦苇丛生的南京长江沿岸地区,生长着成群的珍稀鸟种——震旦鸦雀。后来随着开展景观改造,芦苇被人为“更替”成参天绿植,远远望去也是绿意盎然,美则美矣,却逐渐失去了这种以芦苇为栖息地的“鸟中大熊猫”。“绿水湾区域已经难觅踪迹,龙袍地区偶尔还能见到一两只。”南京自然摄影爱好者刘兵遗憾地说。

鸟类是最好的环境“监测员”,在江苏,黑水鸡、白鹭等一些涉禽、游禽往往能够反映湖泊等湿地的生态环境状况。去年,南京师范大学生态调查团队在对南湖公园进行冬季调查时欣喜地发现,南湖已经“飞”来了40多种鸟类,说明这里的植物具有丰富的多样性,且水质良好。“鸟类回归呈现了最好的生态治理‘审美观’,以‘寻常’为美,顺应自然发展。”戴建华说,对城市建设管理而言,这显然更可贵也更具挑战。(王梦然 张宣 陈珺璐 傅秋源 王世停)

来源: 新华日报 编辑: FN008
  • 苏州
  • 江苏
  • 财经
  • 娱乐
  • 旅游
  • 时尚

姑苏区深化“放管服”

郑州市委网信办一行莅

东方今典集团主席张泽

河南永城通报代王楼村

西藏国际旅游小镇发布

华为Eyewear智能眼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