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焦 > 生活 >

河南项城电力公司“临时工”意外身亡 70岁母亲扯白布条为子喊冤

时间:2019-11-12 08:39:47

今年的立冬,特别“冷”。11月8日,国网河南项城市电力公司大门围观者众多,黑字白布的条幅格外醒目。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放着遗像的冰凉垫子上,这是她们为田新峰喊冤的第二天了,虽然这一天老家有吃饺子的习惯,但他们无心顾及。

48d14d7132cb0916318842c8c29a85c.png

维权视频截图

这两位老人是田新峰70岁的母亲和67岁的姨妈。因田新峰户外作业时意外摔亡,事故发生后,“他所在的项城市丁集镇供电所除了支付3万元的丧葬费外,无相关领导出面解决其他问题。”田新峰一家属称。

电工户外作业意外摔亡 供电公司“躲猫猫”

田新峰家属介绍,10月11日上午8点左右,田新峰受丁集镇供电所指派,和丁集镇供电所员工郭某、丁集镇供电所退休员工郭某连一起前往他邻村的田庙村处理用电工作,在挪移变压器时,不幸从电线杆约7米高处摔了下来,由于是水泥路面,颅脑、脑部损伤严重,田新峰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田新峰手机显示,他在出发之前,有郭某、郭某连两人的通话记录。

c48be9ba99093e479848f8761265c24.png

田新峰出事现场

“田师傅来挪变压器,当时的高压电源全部切断,他也戴着安全帽,系着安全带,不知道咋就摔下来了。”丁集镇田庙村支书田伟指着小卖部旁边变压器所处的位置告诉记者,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凝重。

田伟万万想不到,一次再正常不过的用电维修却让一个仅有44岁的生命倏然间从眼前消失。

田伟说,当时不少村民在小卖部里聊天,事发突然,大家都吓得十分慌张,“田师傅的安全带系得很紧,在医院里还是被剪刀剪断的,具体是怎么摔下来的,谁也没看见”。

beb5ba445c1399297e4778c66cae708.png

田新峰所负责台区用户的缴费资料、收据等

据田新峰女儿田雨倩介绍,平常她和妈妈都在外地打工赚钱,事发当天,家里只有70岁的奶奶和上高中的弟弟,接到姑姑的电话才立即赶了回来。“事后,没人主动对此事负责,也不给一个说法。我们跟丁集镇供电所负责人沟通,他们说解决不了,推脱到了项城市供电公司”。

“出事的第三天,项城市供电公司安检部门的李主任和文主任出面和我们沟通,给三万块钱的丧葬费,安慰我们先下葬,他们会全力积极配合,后面的事情走法律程序。”田雨倩说,三万元的丧葬费是由丁集镇供电所所长杨沐东私人进行的转账,父亲下葬后,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的两位主任就食言了,表现的极为消极。

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问题是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始终不承认田新峰为该公司的员工,并专门要求重要“证人”郭某,不能出面为田新峰作证。田雨倩曾多次尝试着找郭某写证言,而作为和父亲一起工作的同事,郭某都无情拒绝。

e5aa00ffaee0f4065c431c31fb30d1c.png

丁集镇供电所工作群,田新峰就在里面

田新峰不是丁集镇供电所正式在职人员,但从2018年12月份起,他每天都在丁集镇供电所工作,每周六安排值班,并负责该镇的六七个台区,“日常给我爸发的工资是现金1000多,可能有签字,每周要点名,在丁集镇供电所的工作群里。”田雨倩拿出了她爸爸田新峰所负责台区用户的缴费资料、收据等,她说,郭某连已经写过证言,现在就差郭某一个人的,导致劳动仲裁停滞不前。

d01390a8c04e154d48a96cbb6c70813.png

丁集镇陈营村支书刘自凤的证明

“兹有丁集镇陈营行政村原电工田新峰,与2018年12月份来陈营当电工,管理幸福集、甘庙、陈营东、陈营西共4个台区。”来自丁集镇陈营村支书刘自凤的一份证明中写道,田新峰电工不是该村出面聘用,是上级下派来该村服务的。

田雨倩及其家属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最有力证明父亲是丁集镇供电所的员工,或劳动仲裁,或诉讼,但路途艰难。“他们不配合,还威胁其他证人,说一些‘乱说话有生命危险’‘避免惹祸上身’之类的话。”

全家维权 为死者喊冤讨要说法

“是在工作时发生的意外,应该按工伤处理赔偿,就是想要丁集镇供电所开个工作证明,他们一直托。”田雨倩既委屈又气愤。就这样,这件事持续了近一个月。

无奈之下,田雨倩及其家属走上了维权之路,开始在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门口做出拉横幅、摆遗像、堵门等一系列“非正常”行为,造成附近大量市民围观,以引起关注和重视。

“希望他们实事求是给开具个我爸是在工作中发生意外身故的证明,电力公司的领导都避而不见,一直说我爸是在供电所帮忙的。”田雨倩说,维权现场有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的员工在楼上谩骂“田新峰该死”之类的恶毒言语。

11月7日、8日的维权,双方发生了一些语言冲突,项城市一派出所进行了协调,并由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安监部的文姓主任出面解决,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他们不是诉求,正在走法律途径,可以关注最终结果,不能听一面之词,可以一块去市宣传部进行见证。”国网河南项城市供电公司宣传部部长袁海清(音)电话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对于该公司否认临时工,推脱责任一事只字未提。

8dc4b5290e5590c73ae68ed1e98ac8b.png

田新峰生前所用的工装及其他工具

电工所需的专用工装及工具,一直在田新峰轿车的后备箱里放着,印有“国家电网”字样的黄色安全帽已破损,内胆里依稀看到残存的血迹。田新峰的妻子站在他的遗物前,久久不能释怀。

“不管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在供电所工作了10个月,期间,既没有签劳动合同也没有买过社会保险,这是国家绝对不允许的。”田雨倩说,既然人已经不在了,应该得到应有的赔偿。如果问题不解决,我们会继续维权。(刘一乐 石光明 陈文杰)

来源: 中宏网 编辑: FN008
相关阅读
  • 苏州
  • 江苏
  • 财经
  • 娱乐
  • 旅游
  • 时尚

第四届苏州友好城市女

女大学生欲整形陷美容

电商平台上的大闸蟹品

张靓颖与绯闻男友深夜

连降三场大雪,西藏纳

“敦煌壁画” 惊艳20